<sub id="x1blt"><dfn id="x1blt"><ins id="x1blt"></ins></dfn></sub>

<span id="x1blt"></span>

<thead id="x1blt"><var id="x1blt"><output id="x1blt"></output></var></thead>

<sub id="x1blt"><dfn id="x1blt"></dfn></sub>

<address id="x1blt"><dfn id="x1blt"></dfn></address>

    <address id="x1blt"><dfn id="x1blt"></dfn></address>

        <address id="x1blt"><listing id="x1blt"></listing></address>

        《九零后》第一個鏡頭就是南京!
        2021-05-22 07:47

          昨天下午,導演徐蓓帶著西南聯大紀錄電影《九零后》來南京舉行映后見面會。令南京觀眾驚喜的是,電影的第一個鏡頭就是南京,是101歲的《呼嘯山莊》譯者、翻譯家楊苡在南京的家。

          繼電影《無問西東》后,“西南聯大”這四個字但凡被提及就備受關注,擁有“爆款”氣質,《九零后》打開了西南聯大塵封的歷史,講述了西南聯大師生教書救國、讀書報國的傳奇故事。多城路演中,16位聯大學子非凡的魅力折服了觀眾,很多年輕觀眾稱“影片是我的人生動力”。該片將于5月29日全國公映。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 孔小平

          楊苡、巫寧坤、汪曾祺等江蘇“大師”令人親切

          記者看到,《九零后》的開場從南京、從江蘇說起,一開場就是翻譯家楊苡的小院,廳內的一些觀眾正是楊苡的親朋好友,大家都笑說“眼熟”。楊苡是《九零后》的主要角色,在片中,她講到了與巴金的關系,與同樣是翻譯家的丈夫趙瑞蕻的相識相知等等。

          翻譯家巫寧坤是揚州人,1938年,他作為揚州中學的一名流亡學生來到武漢,參加軍事委員會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受訓三個月。1939至1941年就讀于西南聯大外文系。在片中,他回憶到當年無法學習時哽咽許久。說到家鄉揚州時,他說出去后才知道揚州這么有名,有個小河叫瘦西湖,杭州有個西湖。

          江蘇高郵人汪曾祺1939年夏從上海經香港地區、越南到昆明,以第一志愿考入西南聯大中國文學系。他在片中出現的也很有趣,有同學揭短說汪曾祺替學弟考試,寫出來的文章被老師表揚“比汪曾祺寫得還好”的軼事。

          記者看到,片中出現的江蘇“大師”還有胡邦定、李政道,以及在戰場去世的繆弘等。

          人類教育史上一次空前絕后的“長征”

          影片《九零后》介紹到,中國華北,三所“同命相憐”的頂尖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南開大學,兩所被日軍占領,一所被炮彈炸毀。“大學沒有了”,但人還在。三所大學的師生決定南遷。南遷分三條路,有人走水路,體弱的學生坐火車,最艱苦的“步行團”竟受到熱烈歡迎。經過3個省,27個縣城,數以千計的大小村落,翻山涉水,徒步荒原,行程長達三千五百里。這次“步行”被稱作人類教育史上一次空前絕后的“長征”。

          他們輾轉到云南昆明,戰爭打了8年,這三所來自遠方的大學就在這8年間合而為“西南聯大”。這一合也合出了個傳奇,三校“師資共享”,陳寅恪、聞一多、沈從文、吳大猷、傅斯年、華羅庚、朱自清、錢穆、馮友蘭、吳有訓、趙忠堯、周培源……成了他們的老師。

          關于“西南聯大”,教科書上的描述往往是這樣幾行字:僅存續8年,卻影響中國長達80年。它先后培養出2位諾貝爾獎獲得者、5位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8位兩彈一星功勛、172位院士和100多位人文大師,被稱為“中國教育史上的珠穆朗瑪峰”。

          《九零后》拍攝了16位平均年齡超過96歲的西南聯大學子,他們散落全國乃至世界各地:98歲的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幾天前剛剛度過100周歲生日、國際翻譯界最高獎項獲得者許淵沖;99歲的“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王希季;101歲的《呼嘯山莊》譯者、翻譯家楊苡;106歲的《讓子彈飛》原著者、作家馬識途……大銀幕上重現一代聯大學子南遷云南求學問道、讀書報國的青春記憶。

          原來“大師”們也逃課也為成績“斤斤計較”

          《九零后》特別有趣的地方是,它沒有高高在上的說教,電影里這些傳奇人物講起當年的學習和生活,也讓觀眾不斷發出笑聲。原來,這群年逾90歲的老人心中,西南聯大是永不褪色、綿延一生的青春記憶。

          楊振寧等大師對著鏡頭說,當年的條件非常艱苦,“比中學還不如”,宿舍是茅草屋,床縫里爬滿了臭蟲,把臭蟲抓到罐子里,臭蟲還會下仔,慢慢就習慣了;馬口鐵打造的教室屋頂一下雨就“叮叮咚咚”,下雨天講課的聲音都被蓋過,于是教授大手一揮,在黑板上寫下“靜坐聽雨”……

          更有趣的是,與西南聯大同時揭開神秘面紗的,還有步下神壇的大師們,這16位跨越一個世紀的老人真真切切的回憶里,許多話語平易得讓觀眾會心笑出聲來。原來在成為“大師”之前,他們也不過是一群普通大學生——也會逃課,也會不及格,也談戀愛,也為了考試分數“斤斤計較”。比如,關于大一的通史教育,十幾位國學大師輪流每人講兩個星期,楊振寧說,“這樣的方式不好,不夠系統。”而鏡頭一轉,翻譯家許淵沖就斬釘截鐵地說:“那是這個時代最好的國文課!”

          觀眾感慨這些“九零后”依然

          看完《九零后》,現場觀眾都很感慨,他們不僅被影片中16位“眼中有火,心中有夢”的“九零后”折服,還從不同視角給出了相當豐富、多元的觀感。有家國情懷,“百廢待興的年代的知識分子總是有一種危機感和使命感”;有青春感嘆,“這是一群眼中有光、心中有信念的‘年輕人’”。“可愛”,成為觀眾提及片中人物時出現頻率極高的描述,“雖然是群像,但看得到每個采訪對象的個性,因為他們真誠、可愛、說真話。”鄧稼先先生的口頭禪“pure”深入人心,“Pure Enough,透明而純粹。”甚至有觀眾因電影心生慚愧,“看著紀錄片中這些‘九零后’依舊保持著青年般的熱忱,我們又有什么理由不堅持努力下去呢?”

          《九零后》的英文片名為“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其實它的靈感來自楊苡。導演徐蓓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在與《呼嘯山莊》譯者楊苡的采訪結束后,楊苡拿出一個小小隨身聽,聽著英文歌說,“這是我的小快樂”,當時她的耳機里傳來的歌聲就是《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徐蓓聽后滿眼淚光,當即決定這就是電影《九零后》的英文名。在她看來,《九零后》是一部青春片,“那一代人的青春,因為受了戰爭的影響,是特殊年代的青春。然而,苦難的歲月絲毫不影響他們青春的亮麗,甚至為他們的青春提升了更高的質量,增添了更長遠的生命力。”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