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x1blt"><dfn id="x1blt"><ins id="x1blt"></ins></dfn></sub>

<span id="x1blt"></span>

<thead id="x1blt"><var id="x1blt"><output id="x1blt"></output></var></thead>

<sub id="x1blt"><dfn id="x1blt"></dfn></sub>

<address id="x1blt"><dfn id="x1blt"></dfn></address>

    <address id="x1blt"><dfn id="x1blt"></dfn></address>

        <address id="x1blt"><listing id="x1blt"></listing></address>

        【紫牛頭條】“我在海底種珊瑚”,一群人歷時12年種下6萬株
        2021-05-17 20:45:18

        珊瑚是最重要的海洋生態系統,也是最難繁衍的動物之一,25%的海洋生物都要依靠珊瑚礁生活,《美國科學院院報》最近發布澳大利亞學者的一項研究說,由于海水升溫和酸化,10年內珊瑚礁可能會停止生長,保護它們刻不容緩。

        深圳不僅是經濟特區,而且位于全球珊瑚礁大三角北緣地帶,是我國適于珊瑚生長的重要地區,近年來珊瑚的修復繁育工作取得很大進展。1984年出生的福建小伙廖寶林目睹海底珊瑚受到破壞,情況不容樂觀,五年前,他辭去事業編制的工作,來到廣東海洋大學深圳研究院,專門進行珊瑚生態修復研究。如今,他所在的團隊已經在深圳周邊海域種植了6萬株珊瑚,深圳也成為我國一線城市里唯一一個擁有良好珊瑚生態環境的城市。植樹造林許多人都參與過,在海底種珊瑚是什么樣的情景?近日,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采訪了這位種珊瑚的人。

        海底荒漠化

        讓他感到心痛

        澳大利亞學者克里斯托弗·科恩沃爾5月11日在《美國科學院院報》發表一項研究,分析了世界各地183處珊瑚礁數據,評估海水升溫和酸化帶來的影響。他發現,在最壞的情況下,94%的珊瑚礁將在2050年之前死亡。事實上,澳大利亞的大堡礁已經出現不可逆的白化現象。

        廣東海洋大學深圳研究院珊瑚礁生態保護與修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副主任廖寶林在這里從事珊瑚礁生態修復已有很多年了,在海底種珊瑚是他的主要工作。

        一談起珊瑚,廖寶林就滔滔不絕。他告訴記者,珊瑚通常包括軟珊瑚、石珊瑚、角珊瑚、蒼珊瑚等幾個大目,下面還有很多種屬。

        海底的珊瑚

        珊瑚被稱為海洋中的熱帶雨林,它的功能和陸地上的森林是類似的。陸地上的樹木成林之后,里面會聚焦很多鳥、獸、昆蟲等動物。珊瑚會造礁,如同海底建筑師,慢慢堆積成礁石,形成非常復雜的空間,很多海洋生物就喜歡生活在里面。據統計,四分之一的海洋生物生活在珊瑚礁里,所以珊瑚礁是最重要的海洋生態系統。

        為什么會到海底種珊瑚?這和廖寶林剛走上工作崗位的一段經歷有關。

        廖寶林在大學時期學的是水產養殖專業,2006年畢業后,他進入廣東徐聞珊瑚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

        在一二十年前,人們對珊瑚的保護意識還不強。廖寶林在保護區管理局第一次潛水調查珊瑚,看到的情況讓他感到震驚。

        廖寶林以前就曾經聽老漁民說,一些沿岸居民打撈珊瑚當建筑石材,甚至用來燒石灰,還有人炸魚,把很多珊瑚炸碎了。

        工作后第一次野外潛水調查,在水下親眼看到的情況更讓他憂心不已。

        廖寶林發現,有些區域的珊瑚遭到嚴重破壞,整個海底出現“荒漠化”,海底的珊瑚碎骨到處可見。在海底還看到漁網和海洋垃圾,那時候對拖網管理不太嚴格,有些珊瑚被拖網整片拖掉。

        他還發現由于養殖和污染排放,海區的營養鹽含量升高,造成珊瑚白化和死亡。有些海岸工程導致海水中的懸浮物和泥沙增多,覆蓋到珊瑚蟲的表面,使其窒息死亡。

        看到本該是欣欣向榮的珊瑚礁海底荒漠化,廖寶林感到非常心痛。2015年,他辭去保護區管理局的工作,來到廣東海洋大學深圳研究院珊瑚礁生態保護與修復工程技術研究中心,專門進行珊瑚生態修復工作。

        深圳在珊瑚礁大三角區北緣

        適于珊瑚生長

        在深圳進行珊瑚礁生態修復,是有原因的。

        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交匯處,有一個珊瑚礁大三角區,包括印度尼西亞、菲律賓、巴布亞新幾內亞和所羅門群島之間呈三角形的水域。這里被譽為海洋生物多樣性的“珠峰”,一些生物專家甚至認為這里可能就是“生命起源的中心”。深圳位于北緯22度,海岸線230公里,就處在珊瑚礁大三角的北緣地帶。

        在水中種植的珊瑚

        石珊瑚對環境的要求特別苛刻。它們具有趨光性,需要有陽光才能生長,因此生長區域和海水的能見度有關。另外,石珊瑚對水溫的要求特別苛刻,廖寶林的團隊目前記錄到的深圳地區最低溫度是14攝氏度。石珊瑚還需要生長在貧營養鹽的海域,如果海水污染情況比較嚴重,營養鹽含量比較高,就無法生存。而且石珊瑚要生長在硬質的海底,在沙地上無法生長。由于存在多種條件限制,所以珊瑚的分布有很大的局限性。

        在海底種植的成片珊瑚

        深圳的地形狹長,在西部的珠江口海域,往來船舶和工業活動比較多,不太適合珊瑚的生長。深圳東部和大鵬灣、大亞灣相連接,沒有工業廢水排放,還劃有生態紅線,環境保護得非常好,水溫符合珊瑚生長的要求,10米以內的海底適于珊瑚生長。

        種珊瑚好比插樹枝

        已經種了6萬多株

        珊瑚從結構和形態分有石珊瑚及軟珊瑚,石珊瑚能分泌碳酸鈣,從而形成珊瑚礁,深圳研究院的珊瑚團隊繁育種植的主要是石珊瑚。

        珊瑚繁殖分為有性繁殖和無性繁殖。

        珊瑚會排放精子和卵子,然后形成胚胎,發育出珊瑚幼蟲,這是有性繁殖。剛出生的珊瑚蟲很小,不到一毫米,需要在顯微鏡下才能看清其結構。科研人員可以在室內培育珊瑚蟲,長大后再種植到海里。但是,這種方式成效低,周期長。

        珊瑚無性繁殖有點像種樹,可以把珊瑚的枝剪斷下來,插到其他地方,先育苗,再移植,這是目前國際上常用的珊瑚繁殖方法。

        廖寶林說:“我們把珊瑚固定在一個托盤里,叫做珊瑚杯,然后在海底搭一個類似于苗圃的架子,把珊瑚杯固定在上面,或者固定在礁石上。這是我們培育珊瑚的一種方式,培育好了之后,就移植到海床上。種植的方式也有好多種,如鋼釘種植法、膠泥種植法、鉆孔種植法等。根據各個海區的海底情況,可能會使用不同的辦法。”

        廖寶林所在團隊從2006年開始研究珊瑚,2009年在徐聞珊瑚礁保護區培育種植珊瑚,2014年開始在深圳培育種植珊瑚,目前已經種下超過6萬株珊瑚。

        研究人員在水下種植珊瑚

        水下作業不可控因素多

        擰一個螺絲要花半小時

        珊瑚種植雖說像種樹,實際上難度不是一個等級的。

        在深圳海域,首要問題是水下能見度不高,水下經常伸手不見五指,有時候水下作業幾乎看不清眼前是什么東西。而且潛水是一個高危的工作,氣瓶在水下一旦發生什么問題,很可能都是致命的。

        珊瑚礁生態修復受天氣影響大。冬季海水溫度比較低,對作業不是很有利,比較合適的是夏秋兩季。但是夏秋季臺風比較多,整個區域的環境有些惡劣,海浪比較大,尤其是到了臺風季,幾個月時間里真正能夠下水工作的時間可能不到10天。

        水下作業的裝備是個難題。在地面上作業,設備很容易買,但是水下作業設備都是特殊的,而且操作難度非常大,會耗費大量的人力、時間和財力。“我們在陸地上打個孔很容易,在水下就很難。遇到海況不好的時候,還沒工作幾秒鐘就被水流沖走了,得用半天時間才能游回來,趁著沒有水流的那幾秒鐘空隙抓緊打鉆。而且在海底鉆孔并不容易,有時候用了半小時都不一定能擰好一個螺絲。”廖寶林說。

        在水中作業的廖寶林

        現在雖然可以使用機器人來輔助工作,但是機器人也有特殊要求,需要考慮到海浪和浮力等因素的影響。

        另外,有一些區域不是保護區,多少還會受到一些人類活動的影響。

        由于存在非常多的不可控因素,珊瑚種植很困難。因此,他們在每一次進行水下工程作業之前,都要對方案進行嚴密的推敲、設計和討論。

        讓后代享受到

        本應屬于人類享有的生態環境

        深圳研究院珊瑚團隊還有一項重要工作,就是每年一次的珊瑚普查,目前已經連續做了15年,涉及全國各地,其中在廣東做的普查最多。

        珊瑚普查還有一定的科普性質,很多工作由志愿者來完成。珊瑚普查的志愿者來自全國各地,要求比水下種植珊瑚的作業員低一些,潛水愛好者們報名非常踴躍。“我們要求是持有進階潛水員(AOW)以上的資格證,潛水經驗至少在30瓶氣瓶以上,心理素質比較強。另外,志愿者要有很好的中性浮力,能在水下保持很好的穩定性,否則有可能碰壞珊瑚。珊瑚普查的志愿者特別積極,大家都非常喜歡參與這項公益活動,基本上名額一放出去,在幾分鐘之內就報滿了。”

        工作人員在水下做珊瑚普查

        從去年開始,珊瑚普查活動還通過微博、嗶哩嗶哩等社交媒體線上直播。

        這些年來,保護區建設得到完善,每年都實行休漁期,完善了法律制度,加強珊瑚保護的宣傳,通過實施多種措施,人們的保護意識不斷增強,再加上持續不斷地進行珊瑚的修復種植,使得這種生物的生存狀況有了很大改觀。因此,深圳也成為一線城市里唯一一個擁有良好珊瑚生態環境的城市。

        廖寶林說,廣東海大深研院的珊瑚團隊已經做了十余年的工作,摸索出一些經驗,有了一些成功的案例,相關技術相對領先。他希望能夠成為海洋生態事業的引領者,可持續地把這項工作做下去,找到更有效的恢復近岸生態環境的手段,讓后代能夠享受到本來應該屬于我們人類享有的生態環境。“這是我們的初衷,也是我們的目標,可能我們這一代人并不一定能夠實現這個目標,但是我覺得把這個事情傳承下去,相信是可以實現的。”

        紫牛新聞記者|宋世鋒

        編輯|張冰晶

        剪輯|萬惠娟

        主編|陳迪晨

        圖片來源 受訪者提供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轉載拒絕任何形式刪改

        否則保留追究法律責任的權利

        紫牛新聞常年法律顧問:

        北京大成(南京)律師事務所唐迎鸞律師

        您有新聞線索,歡迎點擊爆料

        | 微矩陣

        地址:南京市建鄴區江東中路369號新華報業傳媒廣場 郵編:210092 聯系我們:025-96096(24小時)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2120170004 視聽節目許可證1008318號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蘇字第394號

        版權所有 江蘇揚子晚報有限公司

         蘇ICP備13020714號 | 電信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 蘇B2-20140001

        成长影院在线播放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青山网